美国 2024 年总统选举首场辩论后,拜登面临退选呼声,特朗普是否会当选?

图片[1]-美国 2024 年总统选举首场辩论后,拜登面临退选呼声,特朗普是否会当选?-萌番资讯网

自6月27日,美国2024年总统选举首场电视直播辩论后,关于党内要求拜登退选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而当地时间7月8日拜登致信国会民主党领袖说,他不会退出大选,并呼吁民主党人团结起来“击败”前总统特朗普。

面临党内退选的呼声,拜登的大选之路能走多远,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已经赢了?如果特朗普当选,通胀走向何方?美元、美股、大宗商品会有什么走势,如何来进行资产布局呢?

第八期《钛媒体财经风云对话》,主持人钛媒体副总编辑胡润峰,特邀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丁一凡,方德金控首席经济学家夏春来共同探讨美国大选的看点与影响。

核心观点:

l 对于首场辩论的“天时地利人和”,拜登依旧表现不佳,夏春表示,民主党高层可能隐瞒了拜登身体的一些真实情况,或者现场没有提示器,是导致拜登发挥不太理想的可能因素。

l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示辩论和选票相关,但夏春表示,本次辩论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直观的影响是会给选民更强烈的选择偏向。

l 对于特朗普是否胜券在握,丁一凡表示,辩论后特朗普的胜率上升了不少,民主党内部也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拜登仍有不少支持者,而其他的候选人也抵挡不住特朗普的攻势。

l 对于民主党是否会更换候选人,丁一凡表示,加州州长是个很有力的候选人,但是在选举剩下4月之期突然更换候选人的政治风险是比较大的,因此不太可能有人替代拜登;夏春表示,美国历史上没有临时换候选人的先例,民主党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至少保住两院中的一院。

l 夏春表示,特朗普能指责拜登的两个点在于:一是,拜登政府没有控制好战争,从而导致出现严重的通胀;二是,很多民调显示,选民表示感觉经济比以前更差了;税收政策将成为能影响竞选的一大原因,但如果通胀短期内能够快速下降,还可以挽救拜登政府现在的局面。

l 丁一凡表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主要分歧在于,民主党更多偏向于大政府、社会福利开支、工人就业等问题,而共和党更倾向于资本、自由主义,但特朗普当初以保护工人、保护就业为由向中国发起的单边贸易战不符合共和党政府自由贸易理念。

l 对于两位候选人当选后对经济会有什么不同的影响,夏春表示在特朗普和拜登的任内,排除疫情因素影响,他们的政绩都是相当不错的,特朗普当选后,首先干的事情是减税以及放松对中小企业的监管,而拜登当选后,他基本上会延续现在的政策,但会对企业和4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增税。

l 对于特朗普当选对全球资本市场、大众商品的影响,夏春表示,特朗普最核心政策,第一是减税,第二是放松监管,这一组合利好美国股票市场,但是利空债券市场(美联储降息有利债券市场),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会促进“再全球化”再升温,大宗商品牛市有望延续。

特朗普确实胜算更大,民主党换掉拜登可能性不大

胡润峰:按照惯例,美国总统大选的首场电视辩论往常在两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之后,在 11 月的选举之前,今年是第一次 6 月份就开始了,为什么今年会提前?

丁一凡:大选的第一场辩论实际上是由CNN电视台提出并主持的,然后两个候选人都接受了。我觉得,实际上纵观 CNN 的政治立场是比较偏向民主党的,所以可能出于某种程度的担心,所以它来主持了第一场电视辩论。

此外,电视辩论很多规则是由 CNN 设定的,比如一个候选人在说话的时候,另一个人不能抢,直接“闭麦”,这些规则设置其实都是 CNN 想好的,因为它可能觉得特朗普会抢风头、抢话头,这样做可能对拜登不利,所以CNN事先做了一定的铺垫,但是尽管做了这么多铺垫,这场辩论之后的民调证明,拜登应该说是已经占了下风。

胡润峰:除了时间的变化之外,这次首场电视辩论还有哪些独特的地方?

夏春:这次辩论时间往前提,一方面是两党内的代表大会还没举办,大家可能会讨论是否会替换候选人的问题,虽然我个人认为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但这确实是一个存疑点。另一方面,这次辩论的规则对于两位候选人来说都是比较吃亏的。

我也看到一些很有趣的评论,美国历史上的总统辩论都是非常文明礼貌,现在两个接近甚至超过 80 岁的老人在这里辩论是否会对美国的观众、两党内部产生非常大的冲击?之前拜登在一些会议上表现挺不错的,但这一次的表现确实让人意外,很多人甚至说,民主党高层可能隐瞒了拜登的一些真实情况,但实际上现场没有很好的提示器导致发挥不太理想也是可能的。

胡润峰:拜登的辩论表现不理想对于11 月份举行的总统大选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丁一凡:首先从第一场辩论之后民众反应来讲,对于民主党来是凶多吉少。第一是拜登的身体状况、控制能力实在不佳,竞选是一个非常耗体力的工作,民众开始担心真正的竞选开始之后,拜登是不是能经得住?在辩论中,即使CNN偏向拜登,最后的结果也非常不佳,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要求拜登退出的呼声越来越大。例如,特别明显的是纽约时报,纽约时报也是一个偏向于民主党的大报纸,它发了一篇社论公开劝拜登退选,题目是《你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退选吧》,如果美国亲民主党的大报纸都发出了这样的呼吁,可见民主党内部的呼声之强。可是如果真是换人,是否能短时间内换上一个更厉害的人和特朗普PK,是否是内部协调各方面的利益达成一致所推出来候选人,这点也是存疑的。

胡润峰:过去是否发生过电视辩论落下风但最后反败为胜的情况?

夏春:历史上关于辩论对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的影响,很多人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在辩论开始之前可能就有很多纲领已经被媒体报道,而且在此前也会有很多民调显示大家对于候选人的态度。

但实际上辩论是有很重要影响的,对于一些比较传统的人,两个候选人的表现会对民众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在美国大约 43% 的人是不愿意把自己归类和标签成共和党人或者民主党人的,他们更愿意标签自己是独立党派,对于他们来讲,候选人的表现就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因此电视现场的表现会让民众产生投票倾向。

八年前,希拉里和特朗普的竞选,当时大家都相信克林顿可以领先的,但实际上两轮辩证下来发现特朗普的表现是比大家预想要好的。再往前还有一些例子,比如小布什和戈尔的辩论,当时辩论两个人坐在椅子上对话,但是中间戈尔站起来朝小布什的方向走过去,而小布什本来在讲话的。戈尔事后反省这一行为,发现自己在场上是有些失控,是一个巨大的失败,而最后的投票结果也表明两人的选票非常的胶着,但在辩论之前,戈尔的民调是明显的领先的,可见他在电视场中的一个不恰当动作使他失去了很多选票,所以这一次辩论也非常重要。

最后特朗普的获胜率是有很多人押注的,有人用比特币,有人用现金来赌,都显示特朗普的获胜概率在大幅上升,所以9月份的第二轮辩论也是很值得关注。

胡润峰:现在的情况是否意味着特朗普胜局已定?

丁一凡:我觉得这一场辩论后,特朗普的胜率大概率上升了不少,民主党内部现在陷入了很尴尬的境地,因为拜登还是有很多支持者的,所以拜登家族也不愿意让拜登退出选举,民主党内部的一些高官也不愿意拜登退出,因为他们更担心,拜登退出后,其他的候选人根本抵挡不住特朗普的攻势,他们担心一旦特朗普上台之后会采取疯狂的报复措施。

特朗普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人,如果他上台便会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对民主党人展开司法调查,所以这些民主党领导人出于本党和个人利益,仍然支持拜登。有一些民主党领导人认为局势持续下去肯定必输无疑,所以期望能换人,从而产生了民主党内部分裂的局面,使得特朗普的胜率提高了不少。

胡润峰:民主党会不会达成共识把拜登换掉?有哪些人可能被换上去?

丁一凡:除加州州长外还有两个州的州长都有可能,但是后两者的呼声都不如前者。加州州长应该是至今为止在民主党候选人里呼声最高,可能性较大的,但是这些人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选举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候选人本身需要较长的准备时间。其次,候选人还需有一个选举班子,选举班子会经营很长时间做各种各样的准备,并给候选人进行各种各样的训练,现在距下次辩论仅剩两个月了,突然更换候选人的政治风险是比较大的。

胡润峰:夏老师认为“拜登是不会退选”的,这一判断的理由是什么?

夏春:首先,从美国历史上看,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到了辩论环节还更换候选人的先例。第二,虽然拜登辩论阶段表现不好,但是他事后做了一些比较有利的补偿性行为,比方,他表示,他现在辩论没有以前好了,但是做事的能力依然非常优秀。可以从支持者的捐赠数量看到支持拜登的人依然很多,而最终的选举结果是和竞选资金有很大相关性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民主党内部很难用其他的理由来说服党内人士更换候选人。

还有一点就是选举前期需要进行准备、宣讲,因此即使加州州长很受欢迎,但是如果这个时候他替换拜登很快会迎来党内其他人的各种批评。现在他在幕后,等待四年之后再出来参选是更明智的选择。

此外,对于民主党而言,他们确实很担心总统选举会影响到众议院和参议院的选举,因此与其考虑现在改选,不如考虑如何至少保住其中一院。把两院的战争打好其实也是有办法的,就是在宣传层面尽量淡化拜登的影响,可以更多地把这些年政策和老百姓的感受所产生的变化串联起来形成一个良好的策略。

胡润峰:两位老师讨论民主党候选人的过程中,都没有提及现任副总统哈里斯的名字,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

丁一凡:第一是在整个拜登政府中哈里斯基本上没有起什么作用,而且现在美国社会已经变得非常敏感,由于前一阵子加沙地带、以色列等事情已经引起了美国社会的关注,并且自从疫情以来,黑人觉得自己在疫情中受到的保护最少,他们就利用这个情况,进行“ 0 元购”,到处抢劫等事情。在这样种族之间有冲突的背景下,哈里斯作为一个少数民族的代表,并不具备很大优势。

税收和通胀是特朗普“打败”拜登的两大痛点

胡润峰:支持拜登的原因之一是对特朗普的反感,有这种想法的选民大概会占多大的比例?会对最后的选举产生什么影响?

夏春:每一次选举都会出现类似的评价和喜不喜欢这个候选人的指标。现在美国人民对通胀是非常不满意的,把它作为拜登任内的最大失误,当通胀起来后,美联储行动和抑制的太迟,再加上后来有两场在拜登政府统治下出现的战争,所以特朗普牢牢地抓住这两点对抗拜登。第一是指责拜登政府没有控制好战争,导致出现严重的通胀,另外一方面是特朗普批评拜登政府,很多民调显示选民表示自己变得比以前更好了,但是经济却比以前更差了,这一矛盾的民调也是现在拜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特朗普发布了一系列政策引起了很多人的支持,特别是他上台后要进行减税,2017年,特朗普把美国企业所得税从35%降到21%,给美国经济带来重大利好, 全球经济和股市直接受益,特别是2017年全球资本市场表现极好。

现在特朗普表示,如果他能上任,他要继续把21% 降到20%,但是拜登则表示,由于美国的赤字和债务,他上任后则会对40万美元收入以上的家庭进行加税,他也考虑把企业所得税从21% 提高到28%,因此税收政策也成了能影响他们竞选的一大原因。由于减税政策的吸引力,很多华尔街的大佬慢慢愿意支持特朗普,这是辩论之前就出现的变化。我觉得未来美国老百姓的态度是,如果通胀短期内能够快速下降,还可以挽救拜登政府现在的局面,反之,大选的结果就已经提前决定了。

胡润峰: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经济政策上的分歧大概在哪里?

丁一凡:简单来说,民主党更多偏向于大政府、社会福利开支、工人就业等问题,而共和党更倾向于资本、自由主义,它过去的经济政策也主要建立在这样的经济学假设上,从 1980 年里根上台执政以后,共和党一直都坚持这样的政策,减税可以增加富人们的投资和消费欲望,从而给经济增加更多动力产生涓滴效应,穷人最后也会受益,但是这些假设没有特别多的实验性,就是证明实验性的经济去证明这些事情都是可靠的,但是这一套假设的确一直是共和党政府的最主要的经济政策基础。

特朗普政府在减税方面的政策和以往有些许不同,比如共和党政府更偏向于资本,所以在贸易政策上,共和党政府基本上相信自由贸易,不支持以保护工人、保护就业为理由来取得关税,但是特朗普时期向中国发起的单边的贸易战,提高了20%- 25% 的关税。在拜登上台之后也并没有撤销这一决定,拜登这么做是符合民主党政府的执政逻辑,但是特朗普的做法却不太符合共和党一贯的经济政策逻辑。

胡润峰:共和党“看不起”特朗普,但为什么这次又把他推举为作为共和党候选人?

丁一凡:这是因为共和党改变了自己的规则。过去共和党、民主党都有一个规则:可以由党内大佬们经过内部妥协磋商出一个候选人,但是这种选举方法被认为是不民主的,所以后来共和党就改写了这一规章制度。规章制度改革以后,特朗普就在党内初选中占据上风,因为特朗普“百无禁忌”,无论在党内竞选还是媒体上表态都口无遮拦,表现出一副流氓相,在政治舞台上,政客是打不过流氓的,但特朗普的初选成功使得共和党中的许多选民,比如铁绣区的红脖子们就很欣赏特朗普的作风,反而投票支持他。

民主党至今还没有改掉这个规则,所以民主党暂时还不会出现下一个“特朗普”,民主党依旧可以推选他们认为比较靠谱的人,比如当年的希拉里,后来的拜登,拜登其实身体已经不具备竞争力,但是民主党内部还觉得他可以和特朗普PK。

特朗普或能有效抗击通胀,美股、大宗商品走强,美债继续走弱

胡润峰:两个候选人当选后分别可能对于世界经济会产生哪些影响?

夏春:有经济学家研究发现,二战之后民主党总统治理下的美国经济主要经济指标均好于共和党。特朗普和拜登各上任过一届总统,排除疫情因素影响,他们的政绩都是相当不错的,尤其是特朗普,他做出来的成绩完全超出预期。

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抓出了美国经济的三个痛点:第一是奥巴马在任的八年政绩,特别是对华尔街存在问题的处理,是令人感到失望的;第二是奥巴马的医改,增加了社会的医疗成本,特别是增大了中产家庭的开支,引起了民众严重的不满;第三是奥巴马主张全球化、自由化,中国对美国之间的贸易顺差越来越大,美国工人失业问题越来越严重,奥巴马没有提出解决方案。特朗普抓住这三点,就抓住了美国绝大部分人的痛点。

但特朗普一上来首先做的事情还是在帮富人,首先是减税以及放松对华尔街的监管,这么做会造就美国股票市场的大牛市,但到了2018 年他打起了贸易战,而现在特朗普依然沿用他原来的政策。

拜登2020年之后基本抄了特朗普的作业,如果他继续执政,基本上会延续现在的政策,比如不会对中国减税,还可能继续加关税;继续推动新能源的投资,但他会考虑对国内企业和富人加税。

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增加关税的做法都对美国经济不利,也有可能导致通胀上升。但是大幅加关税会迎来报复,大概率会使经济速度放慢,反而更可能使得通胀下降。

胡润峰:如果特朗普当选,全球的资本市场、金融市场、大宗商品方面会是什么样的趋势呢?

夏春:特朗普最核心的主张第一是减税,第二是降低监管,这两件事情都是资本市场非常欢迎的,甚至特朗普可能还会施压让美国加速的降息,从而形成一个组合利好美国股票市场,但是债券市场可能会有另一种反应,因为融资成本上升,债券利率可能还会增加。当然,美联储的降息会起到对冲的作用。

如果是特朗普当选,他就会推崇“美国优先”,这会使得其他国家会选择和中国走得近一点,让中国代替生产,也有可能这些国家会进行自己的制造产业链重置,因为他们不想过度依赖中国或者美国,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对大宗商品是一个相对的利好。

大宗商品这一轮牛市是在 2021 年开启的,完全是在美元走强的情况下实现的,其中最大的逻辑就是两个大象打架,其他国家如果不想被他们压垮就需要建立自己的供应链,建立自己制造的能力。当然,美国也在分配它的友岸外包、供应链去帮助一些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和美国走得更近。

大宗商品的牛市在过去 20 多年中有三波,第一波是中国加入WTO,2001 年开启;第二波是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开启4万亿财政刺激,这两轮大宗商品的牛市都是在美元走弱的情况下实现的,但是 2021 年开启的大宗商品的牛市是在美元走强的情况下实现的,它的背后其实有个更大的主题,就是正在进行的“再全球化”,推动大宗商品的走强。

如果民主党赢了总统选举,并且控制其中一个院,拜登要做的事情同样不利于美国的债券,美国的债券市场已经经历了三年的熊市,跌的时间幅度都比以前美国股票跌的时间更长,幅度更大。无论拜登或者特朗普谁当选了,对债券市场来讲都不是好消息,不考虑美联储降息的前提下,债券价格会下跌,债券利率上升,美元走强或保持强劲,美元比较强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美国经济相对于其他国家的经济还是相对更好,是所有脏衣服里面相对最干净的一件。

正如美国老百姓所抱怨的,现在美国通胀的计算方法中对服务行业的权重是不够的,所以美国人会感觉到通胀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生活成本压力很大,那他们不愿意拜登当选。

尽管特朗普当选可能会导致经济比较繁荣,但是他要进行孤立主义,在其他国家不报复的情况下,美国的通胀确实可能上升,但是一旦其他国家报复的话,全球经济就会继续放慢,美国的需求也会减弱,通胀就会下降。

虽然我们都喜欢听坏的故事,如果特朗普当选会导致美股大跌,有的投资者甚至想趁机抄底,但是历史的规律是,通常大选前两个月,不确定性会明显加大,恐慌指数上升,美股明显走低,而一旦大选尘埃落定,恐慌指数下降,美股通胀会继续走强。(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李婧滢,编辑|刘洋雪)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