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兰视帝之争:胡歌范伟演技较量,行业沉疴何去何从?

不久前,白玉兰颁奖礼落下帷幕。

但,视帝之争却愈演愈烈。

胡歌凭《繁花》二封视帝后,引发了激烈讨论。

很多人不满这一结果,为范伟的落选忿忿不平。

b站上两人演技对照的视频下,因为高赞都认为胡歌演得更好,一度遭投诉下架。

至今双方还争论不下,甚至到了互相攻讦的地步。

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演员个人之间的竞争,更暴露出行业积习已久的沉疴。

到底该如何看待这次视帝之争?

今天不妨来聊聊看。

本届白玉兰最佳男主提名名单公布后。

人们普遍认同,视帝会在胡歌和范伟之间产生。

一来,剧捧人。

相对而言,《繁花》和《漫长的季节》的口碑和国民度都更高。

二来,人也捧剧。

胡歌、范伟两人在剧中的表现也都是广受好评。

角色深入人心,也贡献了不少名场面。

照理说,谁拿视帝都不奇怪。

但最终胡歌拿下视帝,还是激起了很多不满。

有人认为,首先,论作品的口碑和热度,《漫长的季节》领先《繁花》。

论演技,范伟作为金马影帝、公认的老戏骨,难道会比胡歌差?

论角色,《漫长的季节》中的王响一角真切自然,极具感染力,浓缩了时代浪潮中无数身不由己的小人物。

确实挑不出毛病。

因此不少人认为,他落选更像是生不逢时,人气占了下风。

而且,白玉兰早有「沪玉兰」的质疑声。

胡歌作为上海籍演员,又凭沪语剧《繁花》拿奖,也直接撞到了舆论枪口上。

颁奖典礼当日,范伟缺席,更惹来不少阴谋论。

但对此种种,胡歌的支持者也不甘示弱。

他们认为胡歌获奖实至名归。

很多人指出,颁奖礼上播出的提名者演技高光片段中,胡歌的表演更细腻、内敛、自然,没有表演痕迹。

相比之下,范伟演技「大开大合」,是「小品式演法」。

到底孰是孰非呢?

我想还是抛开争议,回到角色塑造这一核心问题上来看。

胡歌在《繁花》中饰演的宝总,是一个叱咤上海滩的成功商人。

一身得体服帖的西装,梳得一丝不苟的背头,说起话来腔调十足。

这样的角色设定,稍不留神就容易滑向油腻。

但剧中,胡歌难得演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阿宝。

有从底层一路攀爬向上的角色弧光。

有丰富多面的形象:面对商业对手的精明,面对初恋情人的感伤,面对朋友的松弛,以及面对师父爷叔时的诚恳……

他也很好演出了这一角色天真单纯的底色,坚守真情真意的赤子心。

沪语的优势,也让这一角色更加亲切落地。

王家卫独特的视觉风格加成下,角色魅力也就呼之欲出。

再看《漫长的季节》,范伟饰演一个悲情色彩浓重的普通人王响。

他曾经意气风发,工作上争当劳模,生活中也是热心肠,为儿子也操碎了心。

结果却撞上下岗潮,又接连经历丧子、丧妻之痛,变得落魄无比。

范伟的表演一如既往的朴实真切,能让人很快代入其中,与角色的苦乐共振。

从希望至绝望再到新的希望,每一处变化也都自然而然,数不清的细节都让人印象深刻。

比如得知儿子去世时僵直的身体,恍惚间听到儿子声音时的表情变化,都赋予了这一角色丰沛的情感力度。

不仅立住了王响这一角色,更让人看到了时代洪流中无数个体的挣扎与无奈。

他们各自都展现了不俗的演技。

但在鱼叔看来,从角色厚度和表演细节来说,还是范伟显然更胜一筹。

相比于胡歌演绎了一个商人如何抓住时代机遇勇立潮头,更多表现积极、正面的情感。

《漫长的季节》中,王响一角经历的时间跨度更大,情感起伏更为波折,更具复杂性,对于演员来说也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而对此,范伟无疑交出了不俗的答卷。

不过,电影颁奖从来不是纯粹的竞技比赛,也无法对每个人的成绩进行客观量化。

各大奖项通常也会有其他因素的考量。

比如,纵向考量演员整个演艺生涯的突破性。

作为家喻户晓的老戏骨,范伟的演技有口皆碑,这一次的表现同样发挥高超。

但,从他的演艺生涯来看,似乎也称不上特别惊喜。

回顾之前的作品,范伟演了太多这种老实人的角色类型。

比如08年的电影《耳朵大有福》,他同样饰演了东北小镇的铁路工人,老实、善良,但也有很多小缺点,面对生活也有许多力不从心的无奈。

而且,就像有网友说,这一角色换成赵本山、葛优等其他实力派演员,也有相似的效果。

而回看胡歌的演艺生涯,宝总的演绎确实是一次不小的突破。

从早年《仙剑》中清新俊朗的小生,到《琅琊榜》中城府颇深的梅长苏,再到《繁花》里的成功商人。

嘉奖胡歌,确实也有一定的理由。

事实上,在鱼叔看来,胡歌与范伟的视帝争议背后,不仅仅是演「技」之争,更是一种类型之争。

记得去年有张转发量很高的图。

有人将《繁花》《漫长的季节》《山海情》的剧照拼在一起,感叹这居然是同一个时期的故事。

这其实就是光影艺术的价值所在,让我们看到世界的广袤和参差。

《繁花》里光芒四射的大人物「宝总」,与《漫长的季节》里深陷阴霾的小人物「王响」,都是同一时代下的不同侧面。

然而,近年来,类似宝总这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正面形象的角色,似乎更易获得奖项青睐。

从《老酒馆》中陈宝国饰演的「为人为商皆为楷模」的陈怀海,《人世间》中雷佳音饰演的「理想儿女」周秉昆,《觉醒年代》中于和伟饰演的伟大革命者陈独秀。

而那些展现复杂人性和社会灰暗面的角色,似乎较难得到主流奖项的认可。

范伟饰演的王响,绝非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正面角色。

他满身都是时代、社会的伤痕,历经东北工业衰退、失业潮,卷入恶劣的犯罪事件,竭力扭转局面却不得,就像现实中深陷泥潭却深感无力的普通人。

这也让我想到去年白玉兰视帝没有张颂文,谭飞在网上直言不讳地表示「大反派不会被提名」。

这一说法未必准确,也无法证伪。

但回想起来,国产剧中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反派角色,都没有得到主流奖项的青睐,像《征服》中的孙红雷,《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的冯远征,都是颗粒无收。

这背后,或许还隐藏着一种更深层次的问题,即我们的评判标准过于单一化。

偏狭、保守的评判标准,既潜在地压缩了艺术探索人性的空间,也忽视了观众多样化的观影需求。

固然,奖项多少不等同于实力高低。

优秀的演员和作品,无需其证明也会深入人心。

但颁奖依然有其重要的意义——

通过建立荣誉性的表彰,对从业者表达认可与鼓励,从而促进行业内的良性竞争,推动整体品质的提升。

此外,还可以彰显创新和多样。

不只是对过去成绩的肯定,也应对未来创作方向做出指引。

只可惜,白玉兰奖作为内地最具重量性的电视奖项之一,如今公信力已经大不如前。

各种评奖争议不断,不仅公正性、专业性屡遭质疑,而且包容性、多样性也远远不足。

这也导致现在很多普通观众都不再关注白玉兰奖,早已将奖项与作品质量、演员实力解绑。

「范伟可惜」的热搜下,少有普通观众执着于结果,热烈讨论评判标准。

不少人都摆出不以为意的态度,直接默认范伟没拿奖等同于黑幕。

如此下去,颁奖本身也渐渐变得毫无意义。

每一次落幕,只留下无休无止的骂战。

不过是一次次业内自嗨,沦为仅粉丝可见的「实绩」。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