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phcore 面临生存危机,营收不佳、失去大客户订单且被排除在补贴之外

然而,近两年,Graphcore连续被爆面临生存危机,大幅缩减在华业务,并裁员、关闭国际办事处等措施来试图削减成本。

首先是营收不佳。

据Graphcore 向英国政府提交的财务信息显示,2022财年,公司营收为270万美元,同比下降46%;同期亏损扩大11%,至2.046亿美元。截至当年12月底,Graphcore拥有1.57亿美元现金,现金流已不足以支撑业务发展。

与此同时,随着ChatGPT爆火,英伟达GPU(图形处理器)芯片供不应求,但拥有 IPU 芯片的Graphcore却失去大客户微软的订单,而且英国也将Graphcore排除在10亿半导体补贴当中。

2023年初,英国政府宣布投入 10 亿英镑用于发展本土AI 和半导体产业,1 亿英镑用于建立本土芯片储备。但Graphcore却已经被排除在 1 亿英镑的基金之外,因为投标书明确规定是GPU,不包括 IPU 系统。

去年10月,Graphcore披露,公司需要筹集资金保持运营,如果不能在2024年5月之前做到,随着亏损增加,该公司将面临能否继续经营的“重大不确定性”。此后,Graphcore再未宣布任何融资消息。

其次是美国对中国 AI 半导体的出口管制持续收紧,影响Graphcore在中国的发展,最终不得不选择退出中国市场,并损失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2022年10月、2023年10月,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多轮发布对中国的先进半导体和计算设备的出口管制,企图让中国先进制造受影响,并且英伟达、AMD、英特尔的多款GPU和 AI 芯片产品已不能再出口到中国,就连高端游戏显卡RTX 4090都受到了限制。

Graphcore CEO Nigel Toon曾表示,中国是一个潜在的增长市场,来自中国的销售额可能占Graphcore业务收入的“20%至25%”。当美国限制英伟达向中国销售产品之后,Graphcore中国区业务也收到制约。

2023年11月23日,Graphcore证实裁掉中国区大部分员工,并停止在华销售产品。Graphcore发言人对此表示,“很遗憾,这意味着我们将大幅缩减在华业务。”

据Dealroom数据显示,Graphcore员工人数从2022年10月的620人,减少到截至2023年10月的418人。

最后,有多位前员工称,Graphcore在商业吸引力、人才吸引、商业战略、销售库存等业务层面也面临多个问题。

如今,退出中国半年多,Graphcore选择低价“卖身”给软银。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最近投资人士评估认为,Graphcore价值定在4.5亿美元至10亿美元之间,相比两年前缩水了50%以上。

Zeus Capital投资经理Baillie Gifford表示,尽管Graphcore在 AI 方面具有一定技术优势,也投入巨额资金,但仍难以在 AI 芯片市场中“站稳脚跟”。行业机构John Peddie Research分析师直言,Graphcore已融资逾6亿美元,但要与英特尔、英伟达、AMD等公司竞争,他们需要两倍以上的资金。

目前,此次收购正在受到英国商务部投资安全部门(ISU)的审查。ISU 于 2022 年成立,主要负责对尖端技术投资的审查,每年审查数百笔交易。大多数交易都无限制地获得批准。

有律师表示:“考虑到 Graphcore 的业务性质以及英国对该领域公司收购的敏感性,如果政府不关注此事,那将是令人震惊的。”

针对相关收购谈判,软银和 Graphcore 不予置评,称尚未确认。

瞄准3万亿美金皇冠,孙正义想当“黄仁勋”

很显然,市值“狂飙”的英伟达,已经足够引起了孙正义的关注。

今年6月21日,孙正义在软银年度股东大会上回顾了其投资生涯中的一项重大失误:过早清仓了英伟达股票,错失了高达1500亿美元的潜在收益。

“想起那些我错过的事情,真是令人沮丧。我好后悔卖掉英伟达股票。我错过了一条大鱼。”

作为科技投资领域的传奇人物,孙正义因投资阿里等公司而名声大噪。但近年来,他在英伟达、OPenAI的投资上翻了大车,没能赶上 AI 行业最大的技术风口。

2019年,软银就出售了其在英伟达的全部4.9%的股份,并获得了33亿美元的投资回报。当时,孙正义认为锁定回报是明智之举,软银购买英伟达股票的成本仅为7亿美元。

但在今天看来,孙正义的这一决策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失误。

事实证明,英伟达GPU对于开发和支持 AI 软件(例如 OpenAI 的 ChatGPT 技术)至关重要,对于AI算力的需求不断增加。近两年 AI 热潮下,英伟达股价一路高歌猛进,市值飙升至 3 万亿美元以上,并在今年6月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科技公司。

据孙正义介绍,他曾计划将英伟达纳入软银的技术版图,并在收购芯片设计公司Arm一个月后与英伟达CEO黄仁勋进行了深入的收购谈判。孙正义希望收购英伟达并将公司私有化,同时保留黄仁勋作为掌门人,但最终谈判没有成功。此外,他曾有意将Arm出售给英伟达,但由于反垄断问题,这一计划也未能实现。

除了英伟达之外,孙正义还透露称,他原本计划向OpenAI注资,但OpenAI首席执行官奥尔特曼(Sam Altman)最终决定接受微软的投资。

最新财报显示,2023财年(截至2024年3月31日),软银集团销售净额同比增长2.8%,至6.76万亿日元(约合433.8亿美元),不及市场预估的6.81万亿日元;全年归属母公司股东净亏损2276.5亿日元,同比减少76.5%,好于市场预估亏损2830.9亿日元;稀释后的每股亏损为174.2日元,全年股息44日元,符合市场预期。

截至目前,软银的净资产达到5331.1亿日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据软银CFO后藤芳光透露,这主要得益于去年中旬上市的Arm。搭上 AI 浪潮,如今Arm公司市值已高达1953.79亿美元,而Arm股份目前是软银最大的资产,软银拥有Arm公司约90%的股份。另外,持有超过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已经投资了超过100家科技公司,涵盖 AI 、机器人、物联网、互联网基础设施和消费级互联网等多个领域,是全球100家科技公司的大股东。

钛媒体App曾了解到,上市前夕,孙正义推动 Arm 公司团队,希望向市场释放出Arm是像英伟达这种市值规模的芯片设计公司。而如今,孙正义这一想法已经实现。

如果再给孙正义一次机会在ARM和英伟达之间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Arm,我非常相信Arm的未来。”孙正义认为,基于ARM架构的芯片在智能手机市场占据了主导地位,其设计也正在进入AI时代。

如今,手握Arm的孙正义,看上了Graphcore,用CPU IP+GPU(IPU)形式,很显然,孙正义希望搭上 AI 新浪潮,重新构建成软银版的“英伟达”。

孙正义最近在日本电视台一档节目中坦言,AI 是一个不能错过的机会,也是能对全球经济增长起到重要作用的关键技术。

孙正义预计,不久的未来,他的使命是实现“人工超级智能”(ASI)——比人类智能聪明1万倍。GI将在大约10年内广泛使用,帮助人类应对疾病、车祸、战争甚至陨石撞击。

“我坚信,ASI的发展是我人生使命的一部分。”孙正义称,软银亟待寻找下一个“重大赌注,不要害怕它是否会成功或失败”。

很显然,告别黄金时代的“赌徒”孙正义,即将带领软银开启新的周期。他直言,在 AI 加速发展下,软银必须要承担更多的风险。但是,孙正义这种激进、高风险的投资策略,能否促进软银业绩稳定增长,这似乎需要时间来验证这一切。

(作者|林志佳,编辑|胡润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