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高温的致命危险:从凤凰城到全球,如何应对高温威胁?

高温是一个“看不见”、无声的杀手。直到在凤凰城的那次经历,长期关注气候问题的作家杰夫·古德尔(Jeff Goodell)才真正认识到极端高温的致命危险。

2019年夏季的一天,44摄氏度的高温下古德尔在凤凰城市中心走了15个街区。“当我走到目的地时,我的心脏狂跳,头晕目眩,觉得自己快完了。这时我意识到,高温可以非常危险,即便是短时间的暴露也能带来严重后果。这不是一种长期、遥远的威胁,它能迅速致命。”

图片[1]-极端高温的致命危险:从凤凰城到全球,如何应对高温威胁?-萌番资讯网

当地时间2024年6月27日,巴基斯坦卡拉奇,高温持续,中暑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

今天,高温的影响已切实威胁到全球许多角落。过去一周,在40摄氏度热浪的侵袭下,巴基斯坦医院统计近600人死亡。沙特宣布在刚刚结束的朝觐中,有1300多人因中暑等原因死亡。更早前,印度在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高温中,超过300人死亡。今年六月上旬,中国多地出现40℃以上高温,6个国家站最高温突破6月极值。

去年是人类历史上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科学家指出,多年来全球那么多地方同时发生的高温并非偶然,而是我们走向炎热未来的又一步。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加拿大和夏威夷的野火、美国东海岸被烟雾渲染的黄色天空、因海洋不断升温而大量死亡的珊瑚礁、快速融化的南北两极和喜马拉雅山脉冰川、不断上升的用电需求和许多地方新发的传染病——这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

然而与洪水、飓风和地震等其他环境灾难相比,高温是“看不见”的无声杀手。公众并没有充分意识到高温对健康的负面影响,尽管在一些国家,高温已经是每年因环境灾难造成死亡人数最高的原因。

“极端高温天气的发生严重威胁着人群健康,高温会导致中暑、热射病等热相关疾病,甚至会导致呼吸系统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的恶化,严重时会导致死亡。公众亟需加强对高温健康风险的认识,并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来预防和应对高温。”柳叶刀倒计时亚洲中心副主任、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张弛告诉澎湃新闻()。

重新定义高温灾难

今年端午节期间,许多户外运动爱好者到南京和镇江交界的九连尖徒步登山。当天气温超过30摄氏度,山上闷热。一名女孩在徒步当中中暑,虽经抢救依然不幸离世。

类似的悲剧每一年都在上演。去年6月16日,北京温度高达39.4℃,一名57岁的女性午后带孩子户外活动,尽管回家后出现头晕乏力等先兆中暑症状,仍坚持不开空调,待在闷热房间内,等到被送医时已处于昏迷状态,很快出现多脏器功能衰竭,最后抢救无效死亡。无独有偶,一周后,北京市一名49岁的导游在颐和园带团游览时因中暑死亡。

“这些悲剧突出了公众对高温健康风险的认识不足,若采取一定的防护措施,是可以避免悲剧发生的。”张弛说。

2019年在凤凰城的经历促使古德尔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研究和撰写了一本关于极端高温危害以及气温升高如何重塑世界的书——《高温会先杀死你:焦土星球上的生与死》。书中的开篇提到了一个相似的例子。

2021年,加州一对年轻夫妇(妻子30多岁,丈夫40出头)带着他们的小女儿和宠物狗在约41.7摄氏度的气温下徒步。那对父母带了充足的水。出发时,气温只有约21.1摄氏度。他们原计划在最热的时候到来前回到家。但徒步开始时是下坡路,而回到车上需要在阳光直射下爬上一个约700米长的斜坡,他们最终没有成功。

“这对夫妇全家都死在了路上。警方调查了一个月,最后确定是高温导致的死亡。这个故事对我来说象征了极热对所有人的风险,不仅是老年人或体质不好的人,所有人都面临风险。”古德尔告诉澎湃新闻。

古德尔认为:“许多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死亡方式)。部分原因是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技术发达的世界,人们很容易相信大自然的力量已被驯服。但也因为世界变化太快,我们无法充分了解所面临的危险的规模和紧迫性。”

图片[2]-极端高温的致命危险:从凤凰城到全球,如何应对高温威胁?-萌番资讯网

当地时间2024年6月25日,印度新德里水资源短缺,民众高温下排队领取饮用水。

过去几年,印度就经历了这样的现实。该国在今年大选期间遭遇了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热浪。统计数据显示,超过300多人因中暑死亡,其中包括30多名选举工作人员。高温之下,首都新德里地区发生了严重的供水短缺问题。而这已经是印度连续第三年同期遭遇极端高温。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格兰瑟姆气候变化研究所气候科学家弗里德里克·奥托参与的世界天气归因研究组织的一项研究证实,季风前南亚的极端高温越来越频繁;由于气候变暖,此次印度极端气温出现的可能性增加了约45倍。

最难解决的可能也是最简单的问题是:让普通民众了解高温风险,包括那些习惯在高温地区生活的人们。 在许多最热的地方,人们还远远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们通常不知道热应激的早期症状,也不知道高温对患有肾病或高血压等疾病的人特别危险。

上周,沙特宣布今年朝觐期间由于极端高温,有1300多人死亡。曾参加过2018年朝觐的土耳其人凯林告诉澎湃新闻,整个过程 “暴露在阳光下,虽然每个人会用雨伞遮挡阳光避免直射,但仍然不能减少高温的风险。”

从很多方面来看,如此惨重的伤亡只是人类和气候变化引发的热浪危险碰撞之路的开始。

上周,高温席卷美国大部分地区,数十个环保、劳工和医疗保健团体向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联合提交了一份请愿书,呼吁将极端高温和野火宣布为与洪水和龙卷风一样的“重大灾害”。

“我们希望将此类高温事件称为极端事件,但从技术上说我们可能不能这样做,因为它们不再罕见。”奥托说,世界天气归因小组刚刚发布了一份简报,结论是气候变化使今天全球的每一次热浪都变得更加强烈,也更有可能发生。

“气候变化模糊了我们对灾难的认知深度。过去非常极端的事件现在可能并不极端,我们经常会遇到这种事件。”奥托博士说,“我们现在真的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高温如何杀死你?

据世界气象组织估计,2000年至2019年间,极端高温每年导致约48.9万人死亡,高温是所有极端天气事件中最致命的。然而,卫生官员和学者普遍认为,这些数字仍大大低估了高温实际影响的规模。

高温可以致命。随着外界温度和湿度的飙升,仅仅几度的温差就可能引发人体内的一场“生死改变”。在与大量科学家和医生交谈后,古德尔将高温致命的关键做出了如下的总结。

“作为恒温动物,我们需要将人体的核心温度保持在36.7摄氏度上下的狭窄范围内。如果温度太高,构成我们身体细胞的细胞膜就会溶解。”古德尔说。

我们的身体通常通过把血液输送到皮肤,把热量散发到空气中来给身体降温。然而当气温超过35摄氏度时,这种调节方式就行不通了,只剩下一种方法可以给人体降温,那就是出汗。

“不过给你降温的不是汗水,而是汗液蒸发的过程。如果外界湿度过高,你周围的蒸汽压会阻止蒸发,汗液就会聚集和滴落。相当于人在自己的体温下‘烧煮’,较脆弱的人就会中暑——即体温急剧升高导致器官衰竭。”古德尔说。

不过一个重要的事实是:大多数与高温有关的死亡并不是由于中暑。高温带来的更大危害是对心脏造成压力,尤其是对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因为身体的冷却机制在用力过猛时会对心血管造成压力。这就像腿脚有问题的人却还要奔跑赶公交车一样,肯定会出问题。

另一个被忽视的危险因素是长期风险。长期暴露在热环境中会对身体产生严重影响。许多在户外工作的人,比如田间工作者、户外建筑工人,长时间在高温环境下工作会患上严重的肾病,因为人们出汗时会流失大量水分,这会给肾脏带来很大压力。所以,高温不仅能迅速致命,还会有长期的慢性影响。

图片[3]-极端高温的致命危险:从凤凰城到全球,如何应对高温威胁?-萌番资讯网

当地时间2024年6月21日,美国费城,维修人员在高温下检修电线。

很多公共卫生官员和专家认为,导致人们忽视高温致命危险的原因之一,是高温导致的死亡人数被严重低估了,实际人数远超我们所知。

“因为很多地方根本不统计这些数据,比如在非洲几乎没有高温致死的数据,但我们知道这不可能。”古德尔说,“许多医院没有足够的方法来统计中暑或死亡人数,因为高温会加重许多其他疾病,如肾病或哮喘,这意味着因中暑导致的死亡有时会被归咎于其他原因,表现为超额死亡的结果。”

还有很多证据表明,高温对心理的影响,例如自杀率上升、暴力事件增加都有关,这些都是与高温有关的健康风险。

长时间的热浪还会带来炎热的夜晚,使得身体的恢复时间减少。2017年的一项研究结合了夜间温度数据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对76.5万名美国人的睡眠习惯调查结果。研究发现,炎热的夜晚和睡眠问题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尤其是在老年人和穷人中。其他研究也发现,夜间温度越高,因高温死亡的风险也就越高。

应对高温之策

据中国柳叶刀倒计时报告估计,2022年中国因高温热浪死亡的人数比1986-2005年高出约1.69倍,凸显了气候变化背景下高温导致的健康威胁。

高温对老年人、幼儿、残疾人和孕妇等弱势群体尤其危险。患有肥胖症、心脏病或哮喘等呼吸系统疾病的人也更有可能因热浪而出现健康并发症。此外,无家可归者和居住在非正规住所和贫民窟的人、无法获得医疗服务和无法找到降温场所的人也面临着更大的风险。

户外工作者的风险经常被人们忽视,而他们往往不能选择工作环境,张弛教授的建议是,可以采取以下保护措施:(1)利用自然和人工遮阳。尽量在阴凉处工作,如树荫或建筑物阴影;可以佩戴帽子进行遮阳。(2)及时补充水分。(3)穿着凉爽的衣物。选择宽松、透气、浅色、速干衣物,加快散热。(4)携带降温设备,使用湿毛巾擦拭身体,特别是颈部、腋下等部位,有助于降温。(5)注意休息。高温作业时,应增加休息的时长和频率,身体感到不适应停止工作。

为了帮助更多人了解和应对高温天气,张弛课题组团队开发了“高温天气户外工作风险查询”和“高温天气户外运动风险”两款小程序。用户通过选择地理位置、职业等信息后,小程序会给出即时、8小时以及24小时的高温风险评估,用户可以查询33种常见的不同运动在当下的高温风险,并提供相应的防护建议。

“气候变化背景下,高温带来的健康威胁将不断加剧。公众应该充分认识到高温危害健康的严重性以及采取防护措施的必要性,政府、企业、个人等主体均需要积极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张弛说。

空调被认为是应对高温的首选。然而古德尔试图提出对于过度依赖空调的警告。他援引一项美国的研究表明,假设在高温期间凤凰城(空调普及率几乎达到100%)停电两天,大约80万人(约占总人口的一半)将需要紧急治疗中暑和其他疾病。大量求医将使该市的医院不堪重负。超过13000人将死亡。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和不安的发现。空调无疑是在炎热气候下生活的重要工具,但它就像悬在所有城市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们也以我们并不真正理解或没有意识到的方式放大了我们应对极端高温的脆弱性。我们建造的建筑物没有自然通风,无法开窗。因此,停电时它们就会变成烤箱,人们就会死亡。这种生活方式的改变带来了很多健康影响,而这些影响才刚刚开始被理解。”古德尔说。

高温是气候变化给我们的重大信号之一,如果我们持续忽视不做调整。最终付出代价的将是我们自己。

“炎热天气不应该仅仅被视为去海边度假的信号。”古德尔说,“极端高温是地球混乱的引擎。如果说有一件事我们应该了解极端高温的风险,那就是:从人类到蜂鸟,所有生物都有一个简单的命运:如果他们习惯的温度上升得太高、太快,他们就会死亡。”

(实习生李怡彬对本文亦有贡献)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4 分享